山山翁

《围城》读后感


  我看书有个坏念头:看完就忘了吧,不用想。结果记性差得要死,每每接着上次的痕迹看,前边不知所云,后头也就不知所云了,只好从头来过,反反复复,终于把前七章记个大概,方便我应付结局。
  站在方鸿渐的视角看《围城》,我老有种不祥的感觉:我像方鸿渐。我们都软弱,胆小,怕事,正直虽然也有,可只配在心里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钱老讽技过人,我有时读着读着气急败坏,替自己和鸿渐打抱不平,可四周有人的,好不容易憋回去,脑子里又念念有词:″跟书怄气,好不幼稚!″,″知错能改是好汉,你?哈!哈!″哈哈,现在回想起来,我是个戏精。
  鸿渐问朋友赵辛楣:″你对我感觉如何?″他精辟地答道:″你不讨厌,可是毫无用处。″可您瞧瞧,鸿渐气过就接受了,因为辛楣是真心待他呀。鸿渐出走三次,次次和辛楣有关:去哪,咋去,住哪,找工作,都给辛楣安排得明明白白,后来鸿渐和柔嘉结婚,也有辛楣的促成。鸿渐六神无主,自然欣然接受,我受不了鸿渐,他不是没有主权,他压根儿是混日子。
  你敢混日子,日子就敢混你。鸿渐恋爱生活全不顺的,给鲍小姐骗,苏小姐摆布,终于有个唐晓芙真快爱上他了,误会却一桩桩找上来,鸿渐还不敢挣扎。他不爱孙柔嘉,只是喜欢,稀里糊涂就把她娶了,结果苦不堪言。孙小姐太厉害了,小丫头片子,两幅面孔,天衣无缝,天知道她温婉善良,温柔和顺的,鸿渐呢,要的就是这个,方便他找回自信呐,谁知成婚后柔嘉火力全开,本相毕露,可拿小家子气的泼妇作比的。孙小姐要鸿渐,要的就是他软弱无能,软弱无能,方可好好调教握在手心啊,所以她步步为营,却给辛楣稍稍识破,鸿渐还不听他劝呢!我想,普通人眼里,孙小姐可以拿奥斯卡了,赵辛楣呢则是章子怡。
  《围城》里还有许多可歌或可鄙的人,譬如落落大方的唐小姐,斯文禽兽的高松年,狭隘好色的李梅亭…………他们在各自的信念里经历生活的酸甜苦辣,难道一个人的围城真的是……?我后来温习全书,想到作者表达的围城绝不是婚姻,而应该是一个由人的思想观念结合现实建成的圈子,婚姻只是它的一件衣服,人事有多少件,衣服就有多少件,但衣柜只有一个。那么,你有什么样的性格就有什么样的围城,你究竟幸不幸福,全在你。
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评论

热度(6)